Ŀ¼ٷַ22270.COM_曹和平:数字经济时代,中国GDP被低估了

在第六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宾塞认为,当前数字经济所产生的很多社会价值没有被计入GDP,因而导致中国的经济被严重低估。

斯宾塞教授的观点和我近年来一直呼吁将数字经济纳入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的思想不谋而合。Ŀ¼ٷַ22270.COM现行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概念是上世纪20年代提出的,在40年代理论发展成熟,50年代初经联合国公布实施,60年代逐步完善。现在数字技术支持下互联网共享经济的发展,已经让这个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变得过时,亟待修正。Ŀ¼ٷַ22270.COM斯宾塞教授这样强调说:将数字经济作为衡量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已经很迫切了,“如果不尽快实施,很可能会导致发展在前进中出错”。

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实践也突出反映了这一点。Ŀ¼ٷַ22270.COM2011年,我国钢铁产量6.8亿吨,占全世界的45.5%。同年,我国水泥产量接近20.6亿吨,占全世界的水泥产量的将近60%。将这样一堆巨量的钢铁和巨量的水泥搅拌一下,变成钢筋混凝土工地,那将是一个多么壮观的建筑业场景啊!一个全世界50%左右的建筑业在中国国民经济体系中连年滚动增长,带动的上游产业和下游产业链条将是一种何等的规模,用壮观恐怕都无法言其实。但随后,产能过剩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严重问题,去库存和去产能是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以河北省为例,5年之内去掉将近6000多万吨钢铁产能,在现行的GDP统计标准口径下,这一部分经济“没了”,仅从数字上来看,经济下行压力很大。但是,与此同时,线上经济在蓬勃发展,数字技术支撑下的新兴企业在增加,网上购物在增多,可是这些新经济的发展不能进入法定统计口径,无法在GDP中呈现出来。

2003年,中国数字经济在规模上还没有任何统计意义。15年后,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超过整体经济的1/3(2018年为31.3万亿,占当年GDP的34.7%)。数字经济板块在国民经济体系中的比重年均增加2.3%以上。上世纪80年代时,发展经济学家常常说,发展中经济体制造业板块每年增加0.3%,就是经济发展在结构裂变上的高速期。现今,数字经济每年结构变迁增加2%以上,该裂变速度已经不是超高速,简直是骇人了。Ŀ¼ٷַ22270.COM如果按照2018年数字经济板块结构1.9%的超高增速裂变下去,到2026年,中国数字经济比重将会达到50.8%。

如果现在还不改变GDP的统计栏目,不改变这些栏目在全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统计网点,可能钢铁产能下降和实体商店关门变成了增速统计权重栏目,新经济栏目的权重不能进入法定统计口径,就会导致一个严重的后果。

我从3年前就呼吁修改GDP统计栏目, 如果经济一线的实际情况不能为国家决策层所准确和及时掌握,将会对资源配置和增长造成多大的失效和失速。今天,我们需要学习老一辈经济学家创新当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精神,变革统计方法,让数字经济的新成分、新模式和新业态能够被准确统计,并服务于各种层面经济决策。(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