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ͼٷַ22270.COM_何亚非:以进一步开放应对世界经济大变局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经济的起起伏伏自然不能例外。

首先,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几十年的迅猛发展使全球经济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整体力量上升,“东升西降”或“新升老降”,尤其中国的发展创造了历史奇迹。tͼٷַ22270.COM世界银行数据表明,2018年中国GDP的全球占比达到15.9%,美国23.88%,中国经济总量已达美国60%的所谓“红线”。虽然GDP不能说明一切,但确实是一项硬指标。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借助全球化和自身努力,已成为全球生产链重要组成部分,世界大市场和经济利益共同体开始形成。

从全球化发展趋势看,它不可能逆转,只会出现新的全球化。全球生产链的形成、生产者的自我调节、消费者追求更好商品的愿望,都是全球化继续发展的重要支撑。中美或其他任何两国发生贸易摩擦,全球贸易流就会自我调节,两国贸易流会转变成三方或更多方的贸易流。中国已是近130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这个国际贸易网络不可小觑。tͼٷַ22270.COM中国需要世界,世界同样需要中国。tͼٷַ22270.COM麦肯锡前不久出报告说,过去20年中国对世界的依赖度降低,而世界对中国的依赖度在上升。中国已是内需为主的国家,2008年金融危机时中国净出口占GDP比例达9%,现在仅1%。随着国内产业链完善,这一比例还会降低。

tͼٷַ22270.COM其次,美西方经济发展模式的衰落和其他发展模式的成功,使世界经济发展道路和模式的多样性与多元化更加凸出。tͼٷַ22270.COM以美西方新自由经济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漏洞百出,资本贪婪无度、社会贫富差距拉大,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出现制度性危机,四处亮起“红灯”;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也由此“碎片化”和无序状态加重,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面临重新调整的新格局。

再次,新科技革命加速发展带来人类经济活动、生活方式和国家竞争形态的“大变局”。tͼٷַ22270.COM第四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多种重大颠覆性技术涌现,科技成果转化明显加快,产业组织形式和产业链条更具垄断性。主要国家加大对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的投资研发。科技能力成为衡量一国综合实力的重要指标,上升为大国竞争与合作的主场,但互利共赢依然应占主流。比如,芯片是中国IT产业的瓶颈,但中国又是世界芯片消费的主要市场,美国等国芯片公司离不开产业链下游的中国。以美光科技为例,其销售50%在中国,加上苹果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该比例超过60%。这种市场架构其实具有实现稳定和互利共赢的一定基础。

第四,世界经济受周期性调整、主要经济体经济转型、新技术革命冲击以及生产链重组等影响,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虽已总体过去,但主要大国过多依赖货币宽松政策的金融风险积聚,再次发生金融危机始终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各国头上,是大概率事件。如今,美国等西方国家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催生的保护主义、“本国优先”盛行,贸易摩擦乃至贸易战烽火四起,以规则为基础、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全球自由贸易体系有崩溃之虞。

面对充满风险和动荡的世界经济变局,中国政府发出强烈信号,多次强调中国将进一步对外开放,而且开放的广度、深度都将令世人瞩目和期待。

为此,我们一是应坚持不懈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tͼٷַ22270.COM坚持党的坚强领导,保持政治稳定、社会和谐,稳步推进经济转型和发展,把握市场效率与社会公平的有效平衡。这是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并对世界经济繁荣做出贡献的根基。越是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大、金融风险多,越要牵住中国经济创新发展和改革开放的牛鼻子,持续增强经济活力和创新能力;越是技术革命风起云涌、新兴技术日新月异,越要稳扎稳打,持之以恒地加大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投入,力争走在时代前列,夯实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经济和技术基础。

二是敢于和善于斗争但又争取合作,扩大大国之间特别是中美两国利益的汇合点。其中,处理好与美国竞争合作共存但竞争上升的新局面十分重要。美国认为中美经济结构不平衡导致经济关系出现巨大裂缝,并把经济问题地缘政治化,把中国大量投资新兴工业和新技术,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先进制造、生物技术等视作对美国的战略竞争乃至战略威胁。在这种思维影响下,中美贸易摩擦、经济竞争以及所谓发展模式竞争将持续存在,加上两国互信匮乏,中美经贸关系的不确定性短期内难以消除。

就加征关税而言,对中国经济影响如何呢?加征关税意味着出口商品贵了,或等于人民币升值。这方面固然有日本、德国的经验教训,但中国经济体量大,面对关税单一变量,有许多其他变量来对冲,中国国内经济政策的强大作用,中国经济体系的完整性、稳定性以及经济内生动力,都使中国经济具有其他国家没有的特殊性。另外,中国人均GDP还不到一万美元,美国则超过六万美元,差距就是潜力,虽然潜力转换为现实需要一些条件和艰苦努力。还有中国是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大贸易伙伴这层网络,具有重要的调节和缓冲作用。

美国与中国经济竞争的决定性因素在于美国内政策。在美国民粹主义持续、2020年大选临近、总统特朗普遭弹劾调查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中美经济关系处理难度加大,复杂性增加。我们需有足够的两手准备。

三是坚持力所能及地提供世界各国经济发展亟需的“全球公共产品”,为全球化新时代的全球治理体系建设和世界经济企稳回升,做出中国作为经济政治大国应有的贡献。

针对全球治理,中国已经提出不少既有利于自身、也有利于世界的新思想、新方案:“一带一路”加强互联互通、通过合作加强集体安全、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以加强合作的黏性和框架、在利益共同体基础上同心协力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虽然美国等出于狭隘地缘政治考虑,对这些全球治理的想法和做法设置了许多障碍,但这些年的实践证明,中国的新思想、新方案确实是互利共赢、合作多赢的,参与国家越来越多,早期收获也越来越多。(作者是外交部前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